中東

EF 英語能力指標分數: 441 人口總數: 411,788,402 人均國民總收入: $23,167.99

蓄勢待變

中東曾一度在科學、文學及貿易走在最前線,如今它的文化傾向將尖端研究及經濟生產視為微不足道。不過,這區域或將迎來改變。

中東有一半人口年齡在30歲以下,而政府部門已顯然無法聘用所有人民。此外,石油及天然氣豐富的國家明瞭以碳為基礎的經濟體即將成為歷史。在過去二十年,這些國家已增加投放在教育上的資源,這是考慮到年輕人口的明智之舉。

年輕一代的機遇

波斯灣國家在過去二十年已革新其高等教育制度。除了其他改革外,政府領導人削弱了公立大學的壟斷,支持引入接受西方教育的學者及採用英語授課的私立學府。阿聯酋和卡塔爾官員亦邀請精英西方大學在國內設立分校。這種競爭推動了公立大學改革,將課程西化,並將部分學士課程轉為採用英語授課。

#66(共有100個國家和地區)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

英語能力指標程度: 低級水平
EF EPI 分數: 472.00

#72(共有100個國家和地區) 約旦

英語能力指標程度: 低級水平
EF EPI 分數: 456.00

#71(共有100個國家和地區) 卡塔爾

英語能力指標程度: 低級水平
EF EPI 分數: 459.00

結果不盡人意

可是,向學童教授基本技能的進度變慢,很多國家被逼成立計劃幫助學生從中學過渡到大學。雖然區內識字率急劇飆升,但根據最近的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在約旦、卡塔爾及阿聯酋這三個接受測試的中東國家,15歲學童的閱讀、數學及科學表現處於最低基準。根據最近的國際數學與科學教育成就趨勢調查(TIMSS),在全球小四數學及科學最低分的11個國家當中,有8個來自中東。我們的數據揭示同一情況:這一區的英語能力到目前為止是全球各區之中最低。

從某些角度看,中東英語能力不高讓人有點意外。中東背景多元,在區內絕大部分國家,超過30%的人口都在海外出生。雖然有一部分移民來到之後說阿拉伯語,但很多都不是。此外,阿聯酋和沙特阿拉伯有近一百萬名學生入讀私立K-12英語學校,人數佔全球國際學校學生人口20%。在波斯灣國家,很多高等教育學府採用英語教授部分或全部課程,而政府資助的獎學金已將超過200,000名大學生送到美國或英國考取學位,然而區內平均英語水平卻依然偏低。

未來挑戰重重

在某些國家,問題似乎是源於英語教育資源普及率不均。我們的數據發現,杜拜的英語能力大幅高於整體區域水平。沙特阿拉伯人口分佈在廣闊而發展不均的土地上,學校的英語教學普級率不一。無可否認,成人英語使用者人數如此低,要在每所學校派駐合資格的英語教師非常困難,不過其他如中國的大國已解決了這個問題。中東很多私立學校和大學選擇從海外招聘教師,而更長遠的解決辦法是培訓一群本地專業英語教師。

在其他國家,大量難民湧入對教育制度造成壓力,導致投放在提供基本服務的資源被改變用途。現時有超過一百萬阿富汗人居於伊朗,超過二百萬巴基斯坦人及一百萬敘利亞人居於約旦這個人口不足一千萬人的國家。

對於希望為年輕人裝備國際勞動力所需技能的中東國家,經濟疲弱、長期衝突、過分依賴政府部門就業都是需要面對的其中一些挑戰。克服這些挑戰可為整個區域帶來轉變,而加強區內英語能力將是這場轉型不可或缺的一環。在區內局勢緊張及國際能源市場正在改變的情況下,能否順利轉型尚待觀察。

全球性別差距 (%)

世代差距

  • 平均

了解其他地區情況

歐洲

歐洲大陸邊陲國家的英語能力繼續落後。

查看資料

亞洲

在亞洲,即使是最富裕的國家,職場以外的成人教育資金仍落後於歐洲。

查看資料

拉丁美洲

經過多年的停滯,提升英語水平的計劃終於令拉丁美洲有改善之勢。

查看資料

非洲

加強英語能力有助海外投資者及其非洲合作夥伴提供透明度更高的合約,並以更流暢的方式合作。

查看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