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EF 英語能力指標分數: 492 人口總數: 4,601,371,198 人均國民總收入: $12,368.79

有待改善

在過去數十年,亞洲一直是世界的製作工場,區內經濟發展蓬勃。但要從製造業轉型至知識主導的發展,便需要提高英語能力。

儘管私人市場和政府部門均在英語教育上投入大量資源,但亞洲的英語程度平均分在過去五年一直維持平穩。不過,平均分掩蓋了各國之間的巨大差異。亞洲的英語能力差距冠絕全球。今年,在按人口調整的區域平均分中,中國的升幅抵銷了絕大部分其他國家的跌幅。

革新英語教育

在中國開放外商投資及私人企業四十年後,整個國家出現了重大變化。自1990年起,全球脫貧人口當中有三分之二是來自中國。自2000年起,中國改變了重心,轉為發展世界級科學社會,並在海外深耕軟實力。中國意識到英語能力是達成這些目標的關鍵要素,於是在全國學校加強英語教學、從背誦主導的授課方式轉為溝通主導、革新全國評估工具、激勵在海外接受教育的中國人才回國,以及投資在把國內頂尖大學轉型為能夠在頂尖英語期刊發表文獻的世界級研究所。很少政治領袖能夠推行這種長遠規劃及控制全國,不過中國示範了政策改革及具針對性的投資如何提升國家的英語能力,其策略基礎十分值得借鏡。

#10(共有100個國家和地區) 新加坡

英語能力指標程度: 卓越水平
EF EPI 分數: 611.00

#38(共有100個國家和地區) 中國

英語能力指標程度: 中級水平
EF EPI 分數: 520.00

#55(共有100個國家和地區) 日本

英語能力指標程度: 低級水平
EF EPI 分數: 487.00

不只限於兒童

部分亞洲最大國家的人口正在急速老化。例如在日本,有28%人口年屆65歲以上。因應這種人口變化,日本政府遂鼓勵年紀較大的成人延遲退休。不過,如果這些資深僱員要在波譎雲詭的職場上保持生產力,當局需要就更長的職業生涯加強成人教育,包括英語培訓。日本的英語能力已倒退多年,不論經濟停濟不前和國際貿易轉移到其他地方等因素,英語培訓在日本依然尤為迫切。

在亞洲,即使是最富裕的國家,職場以外的成人教育資金仍落後於歐洲。忽視資金的重要性難以支持長遠發展。隨著勞動力老化,加上對移民不甚寬容,日本和南韓這一類國家需要鼓勵在職人士提升技能。這不單單在專業層面上帶來益處,研究顯示終身學習亦有助預防老人痴呆症。

機遇處處

亞洲中部的英語能力明顯低於其他亞洲國家,有部分原因是校內教授的第二語言一般都是俄羅斯語。不過,該區開始進軍國際貿易,經商對象包括後蘇聯勢力範圍以外的合作夥伴。尤其是哈薩克,因著「一帶一路」新歐亞大陸橋這種備受矚目的計劃,與中國的關係愈來愈緊密。2018年,總統拿薩巴耶夫宣佈已就51項中哈計劃簽訂協議,並有1,200間合營企業已經開始營運。隨著中亞持續開放國際貿易,對英語使用者的需求將更加迫切。

在柬埔寨、泰國及斯里蘭卡,旅遊業佔當地經濟至少10%,而缺乏英語能力的人難以在旅遊業覓得工作。由於工資相對較低,加上景色宜人,這些國家目前每年已吸引超過3,800萬名旅客,這些旅客主要集中在度假區。為了讓財富更平均分佈到不同地區,並在旅遊業創造更多職位以滿足與日俱增的就業需求,學校需要加強向所有學生教授英語。

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教育制度面臨結構上的挑戰,情況已超出英語教育問題。在全球未受過正規學校教育的兒童當中,每13人就有一名居於巴基斯坦。印度最近一項研究發現,只有27%的小三學生能夠完成兩位數減法,有38%無法看明白簡單字詞。在這兩國,絕大部分學生根本不懂英語,卻有很多學校採用英語作為授課語言,令情況更差。除了其他改革以外,這些國家的政策制訂者需要增加以學生的母語授課,長遠來說才能真正促進英語學習以及對核心科目的理解。

在過去數十年,亞洲經濟體的領導者致力與國際連繫及建立強大的跨國企業,他們的領導令這些地區的經濟騰飛。隨著亞洲國家尋求進軍服務業及知識型行業,再加上區內日益龐大的中產階級大力要求創造更多機會,亞洲國家有必要向更廣大的民眾提供優質英語教學。在很多國家,這代表要改善學校的英語教學,但對於某些國家,成人教學差不多同等重要。

全球性別差距 (%)

世代差距

  • 平均

了解其他地區情況

歐洲

歐洲大陸邊陲國家的英語能力繼續落後。

查看資料

拉丁美洲

經過多年的停滯,提升英語水平的計劃終於令拉丁美洲有改善之勢。

查看資料

非洲

加強英語能力有助海外投資者及其非洲合作夥伴提供透明度更高的合約,並以更流暢的方式合作。

查看資料

中東

在某些國家,問題似乎是源於英語教育資源普及率不均。

查看資料